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线询价

十二部委105号禁令今日发布互联网彩票还有破冰之日吗?

发布时间:2018-09-12 04:57:5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刚刚,财政部、中央文明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等12部门联合签发2018年第105号令,综合治理擅自利用互联网售彩行为。105号令明确将坚决禁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未经财政部批准,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机构及其代销者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相关业务,任何企业和个人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互联网销售彩票相关业务。财政部目前没有批准任何企业和个人从事互联网彩票销售业务,可以认为105号令是2015年互联网禁彩以来又一个针对互联网彩票的禁令。

  105号令的发布,是对市场上各种形式的变相互联网彩票进行再一次严打,105号令发布前,河南、山西等地体彩中心已在开展针对违规网络售彩行为的专项整治行动,之所以专项整治,是因为近期早已被禁的网络售彩又露出了苗头。

  2015年的互联网彩票禁令之后,用户要买彩票只能回到线下投注站,但是近期部分互联网彩票销售平台可以购买彩票,是因为找到了一些变相的方法,比如代买模式,通过与线下自动彩票机接口打通实现,简单地说,就是相当于App帮助彩民去线下自动售卖机上下单,后来各地严查掐断这样的接口,彩民自然就不能购买了。

  今天发布的105号禁令,让最近互联网彩票的新销售模式通路被彻底封堵,去线下购买彩票的都是资深彩民,而而对于非资深彩民,不会愿意专门去线下投注站买彩票,这对彩票行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因为互联网对彩票有很强的带动作用。

  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彩票销量超过3840亿,相比2013年增长22.8%。快速增长一方面是互联网拉动,500彩票网等专业彩票网站、微信等社交平台、淘宝等购物平台以及网易等媒体门户,都提供了便利的购彩渠道,在玩法、互动、社交、营销上有各种创新;另一方面,2014年巴西世界杯,互联网彩票平台抓住机会开展营销,比如当时刚开始流行的红包营销就很受欢迎。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世界杯开赛首日足彩销量就达到1.5亿,比上届0.22亿增加近7倍。到6月17日德国小组赛当天,竞彩销量达到第一个高峰,当日销量高达5.04亿,而第一周竞彩销量就达到27.3亿元,日均销量达到3.2亿。互联网+世界杯,让2014年彩票业迎来大爆发。

  今年世界杯期间,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世界杯观众的增加,彩票规模依然获得了增长,竞猜型彩票累计销售474亿元,其中决赛单日销量破28亿,出票数2693万张,这些数字都打破了纪录。整体投注金额相较于上届世界杯增幅高达255%,有专家预测,如果互联网彩票开放,这个数字可能会是1000%。

  为什么监管部门一直对互联网彩票采取零容忍呢?还要从2015年的一纸禁令说起。当年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级单位对彩票市场中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现象,展开自查自纠工作,这一次是实打实的对互联网彩票彻底封禁,在被掐断与彩票中心连接后,各大互联网售彩服务纷纷下线年以来,监管部门就连下多道“金牌”,根据“懂懂笔记”统计,在2015年彻底封禁前,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彩票已有4次禁令:

  2007年11月6日,财政部等三部门首次联合叫停互联网彩票销售;2008年1月2日,财政部再次下发通知一律禁止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两月后体彩中心、福彩中心完成整顿,重启此项业务;2010年8月17日,第三次叫停互联网销售彩票等无纸化彩票销售方式,一个多月后,随着《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公布,网络售彩合规化,当年赶上南非世界杯的春风,互联网彩票开始走向爆发;2012年3月1日,《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实施,互联网投注被定性为“非法彩票”,福彩中心和国家体育总局下发“停止电话和互联网销售”的紧急通知。

  算上这一次的105号令,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彩票已连下“六道金牌”。不过,从封禁到开放再到封禁的历程来看,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彩票零容忍前,对互联网彩票是摇摆的。就在去年8月,彩票主管部门财政部就曾表示,将会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完善互联网销售彩票监管的政策,统筹规划线上和线下渠道的建设,这让很多彩民看到了互联网彩票解禁的希望。然而,从今年世界杯可以看到,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彩票的态度依然不支持。

  态度变化的原因,除了互联网彩票在销售监管等层面尚存在不完善之处外,最重要的还是私彩导致一些不正规的、非法的互联网彩票平台还存在赌博、诈骗、黑庄等问题,比如彩民买了彩票,中了小奖可以兑现,中了大奖平台跑路。导致很多彩民因为彩票屡买不中,引发种种问题,甚至威胁到人身安全。

  然而禁令实施让普通彩民的消费受到了抑制,有很多彩民反而转投向境外非法私彩黑彩,给彩民自身资金资产带来损失的同时,给彩票公益事业以及国家外汇稳定带来了恶劣影响。

  事实上,结合互联网技术,互联网彩票能够有效通过投注额、投注频次等实现防沉迷,同时由于资金可追踪,在反洗钱方面也大有作为。

  但目前对互联网博彩采取封禁态度的不止我国,美国不同州态度不同,只有内华达州开放了互联网体育博彩业务;拥有全世界80%赌场的欧洲,大部分国家坚决杜绝线上博彩。

  不过,尽管从目前来看互联网彩票破冰困难重重,但一刀切地封禁互联网彩票并不是终极解决方案。

  移动支付如此普及,购买已是如此方便,再结合互联网的信息传播、互动营销、社交分享等优势,只要解禁就会让更多用户成为彩民,这个已经被此前的数据很好地证明。此外,如果互联网彩票成为主流,线下渠道就可以减少,进而降低门店和人员成本。

  年轻人如今吃饭可能都不一定去餐厅,而是叫外卖,美团外卖们这几年快速崛起体现出这样的趋势,现在阿里做新零售美团做闪购,让用户可以在家里买买买一切。既然年轻人不愿意去线下,在让他们去投注站就不现实。

  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就遇到了这个问题,年初媒体报道,日本因为年轻一代买彩票的比重正在下降,到投注站买彩票的60%以上都是50岁以上的人。如何抓住年轻人?日本内政部表示,从今年10月开始,人们可以在网上购买大多数公益彩票,采取会员制模式。

  虽然我国尚未老龄化,不过年轻人特别是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正在成为消费的中流砥柱,只有抓住他们认可和习惯的渠道,才能确保互联网彩票可以有足够多的新增用户,这个道理就跟彩票门店要开到人流密集场所一样。

  今年世界杯期间,虽然互联网彩票被禁了,不过在网上下注的人还是为数不少,毕竟需求一直都在,然而鉴别能力不是每个人都有。有的用户是通过某些渠道买的国外合法博彩即所谓“外围平台”的产品,也有的是去买打着“外围”旗号的非法黑彩甚至被诱骗到了赌博网站。

  数据显示,上届世界杯国内共有1万亿资金流入海外博彩公司,有专家等比推算,今年可能有超过4万亿的国内资金外流,世界杯期间,网络赌球团伙被端的新闻也不少。在互联网上没有合法途径来释放购彩需求,就会给非法博彩平台生存土壤。如今比特币等平台的发达给资金外流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渠道,再加上中国变得更富裕,还有一些对博彩业开放的国家也在招募中国人去揽客,这段时间就经常看到《菲律宾博彩公司“专坑中国人”推广赌博员工自称“东方监狱”》这样的新闻,他们甚至将招聘赌博推销员的手伸到了高校。

  开放互联网彩票销售本身也有很大的意义,所以关键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来规避潜在问题?技术和管理双管齐下,在我看来是可以找到答案的。

  比如未成年人购彩问题,可以采取实名制购彩,认证身份后再参照游戏App通过AI等技术通过人脸识别来判断身份;再比如洗钱问题,通过大数据技术理论上可以更好地防范洗钱。最难的还是做好资质管理和平台监控,哪些互联网平台可以销售彩票?销售彩票过程如何全程监管避免黑庄等问题?如何对无资质平台进行及时发现和快速打击?

  105号令对互联网彩票没有完全说死,禁止互联网售彩的前提是“未经财政部批准”,这意味着互联网彩票资质依然有着开放的可能,前提是要获得财政部批准。我相信,针对互联网彩票存在的问题,监管部门可以找到答案,让互联网购彩最终成为现实,给彩民便利的同时继续维护好彩民利益,维护彩票市场秩序。